忘記密碼
LOGO
通知公告:

隴商評論

秦曉鷹:左右之爭是極其淺薄和危險的思想

2013-03-27 09:47  來源:中國青年報
  “超越左右”和“拒絕左右”正在成為一大批知識精英的共識。也許,正是這種超越和拒絕,才能真正代表中國思想界走向成熟的未來!

  中國正在進入一個新的歷史拐點。我把這一歷史拐點稱為“繁榮的危險期”。繁榮,自不必說,中國已位列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奢侈品購買力直追全球之冠。危險,是指大家都承認的“矛盾突顯”。拐點,則指在這個時段,最容易出現由于速度過快而導致的“脫軌”。

  今日之國人在思想上、觀念上、道德認知上以及價值判斷上,空前地活躍、空前地迷眩。有人說,這是從社會公眾到社會精英普遍存在的躁動。但依筆者管見,與其說是躁動,不如說是在對未來中國前途發展道路與前景看不透前提下的焦慮綜合征!不過,思想精英們的焦慮與思考表現為對歷史、對現實政治經濟社會生活以及世界發展的不同見解。這些迥然不同的見解,也就自然而然構成觀點的分歧、爭論與意見的對立。于是,有觀點把這些爭論說成“左右之爭”。筆者以為,把分歧與爭論視為左右之爭是一種極幼稚的短視和極淺薄也極危險的積習,并不利于日漸活躍的思辨氛圍。

  那么,中國的思想精英們,在哪些方面出現了分歧和相互對立的觀點呢?我以為大體表現在以下五個方面:

  首先,是對歷史的評價。歷史素來是彷徨者的向導,因此,針對中國現實,去評價各個不同的歷史時期和歷史人物也就成了分歧與爭論的應有之義。而其中最為尖銳的要算是對“文化大革命”(1966年~1976年)的評價了。如果一定要說有什么左派與右派,那么在這個問題上雙方的觀點應該說是最鮮明的涇渭之分了。有人認為,發動此次運動的主觀動機無可指責,而且其社會效果也是功大于過。就經濟狀況而言,不但成就遠大于損失,而且也為后來的中國發展打下了堅實基礎。但也有人認為,不但要徹底否定這場運動,而且應該以否定的態度重新評價運動的發動者。值得注意的是,這兩種觀點都背離了《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的相關看法。

  其次,是對改革開放的評價。有觀點認為,應該超越或擺脫1978年的思維。所謂“1978年的思維”是指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的思維。在其看來,正是因為沿著這種思維邏輯的推進,才招致了今天中國日益懸殊的貧富差距和分配不公等嚴重的社會問題。另一種觀點則認為,對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改革開放路線不應擺脫而應深化,尤其是在政治體制改革方面更需要邁出決定性步伐。今天中國出現的種種問題,并不是改革之錯,而是改革停滯甚至局部倒退所引發的時弊。

  第三,是有關公平與效率之爭。在這個問題上,有觀點人為地把重慶與廣東發展模式作為各自觀點的現實版本來加以佐證。現在中國應該強調先分蛋糕還是做大蛋糕呢?有人支持重慶模式,認為這是解決中國當前嚴重的社會不公的必由之路;也有人則認為廣東模式強調用繼續發展來化解社會不公才是正途與坦途。耐人尋味的是,重慶與廣東的“當家人”卻都謙遜地表示要相互學習、取長補短。似乎為這場被稱為“分蛋糕還是做蛋糕”的爭論做了一種頗為幽默的注釋。

  第四,是如何看待傳統文化與舶來文化。儒釋道在中國的新崛起標志著傳統文化的復興與擴展。探古尋幽也助推了“新古典主義”之風。但在現實生話中,崇洋之風的持久不衰以及富裕階層移民海外的風潮,又揭示著舶來文化在國人內心中不可忽視的影響。這兩種風氣的并存,使思想界對待中西文化態度上的對峙似乎永遠沒有終見分曉之日。有觀點認為,今日中國所以出現道德大滑坡、欺詐造假成風,根子就在于丟掉了優秀的傳統文化和傳統道德。也有觀點則堅信,建立在宗法制傳統社會的道德必然會在現代市場經濟中黯然失色,而現代市場經濟應遵循的信用原則沒有建立,才是今日中國道德滑坡的根本原因。

  第五,是如何總結蘇聯的歷史教訓。有觀點認為,教訓主要在于黨未管好黨、在于內部出現了假改革之名行亡黨之實的蛻變分子和集團,在于嚴重的脫離群眾,在于向西方敵對勢力的妥協退讓和投降。也有觀點強調,蘇東劇變的根本原因是在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下,生產力長期受到壓抑的必然結果。這也是蘇東各國公眾的一種歷史選擇,無可厚非。對別國歷史教訓的爭論,曲折地反映出國人在外部世界尋找自身未來道路的急切。這也許就是如今中國知識界所以會持久地關注20年前蘇聯解體以及今天俄羅斯內政外交的原因。

  在列舉了上述分歧之后,筆者認為有必要指出:中國知識精英,無論是被稱為左或右的人士,他們之間存在著某些共同點——既包括他們的趨同之處,也包括他們在思想上存在的共有的缺陷和不足。在本人看來,“左派”與“右派”最為一致的地方,就是對中國社會腐敗,特別是官場貪腐現象的深惡痛絕。盡管他們對腐敗的成因各有不同的解釋,對克服腐敗也有不同的認知途徑。至于說到他們共有的缺乏和不足,筆者認為,最為甚者則是對中國經濟的深層矛盾認識不足,特別是對從經濟問題入手,把握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命門尤為不甚了了。對預算和稅收與現代國家的關系、對金融等虛擬經濟與產業實體經濟的孰是孰非、對社會財富一次分配與二次分配的現狀等等常常是牢騷大于思辨,情緒大于理智。

]]>

Copyright © 2011 www.qagdpz.live 版權所有

地址:北京東城廣渠門外南街5號飛天大廈甘肅商會辦公室

郵編:100022 電話:67778590 67778593  

郵箱:[email protected]

技術開發: 東方永德軟件(北京)有限公司 網絡支持: 圖說天下

安徽快三走势爱乐彩图表工具 娃哈哈股票在哪里可交易 三大股票指数 北京十一选五 极速快乐十分 四川快乐12 7m足球比分即时比分 期货配资ˉ杨方配资开户 35选7 全国最知名的股票配资平台 山东十一选五 188比分直播吧官网 河北20选5 山东11选5 股票st是什么意思 河北排列7 2019正规股票配资平台